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大巍 > 智能非人工,八戒非悟空

智能非人工,八戒非悟空

摘要: 纵观人工智能并不长远但起起落落的发展史可以发现,每一次人工智能技术的跃升,机器都会在棋类运动上与人类较劲儿,进而通过机器完胜人类来证明人工智能急速发展的成果,让人类对自身的智能不断产生怀疑。      
机器人能够做人类所做的一切事情吗?在《技术元素》中,凯文·凯利这样回答:答案是否定的。因为通常我们让它们做我们不想做的事情。
 
《变形金刚》和《机器猫》的绝对粉丝,著名半神半人的物种雷·库兹韦尔(Ray Kurzweil)坚信“奇点”(The Singularity)绝对存在,他认为,届时在技术的帮助下,人类将被机器奴役从而以奴隶的身份实现永生。因为据他推测,那一年非生物智能的创造力将达到巅峰,超过今天所有人类智能总和的10亿倍。
 
然而库兹韦尔所专注的领域原本却是计算机而非人工智能,其他相信人工智能很快将超越人类的名人还包括,物理学家斯蒂芬·霍金;慈善家、程序员、投资人、世界首富比尔·盖茨;工程师、企业家、投资人埃隆·马斯克。
 
但等一下,他们似乎没有一个是做人工智能研究的啊!你会去让城市美容师给你做美容吗?你会让桥梁建筑师给你心脏病搭桥吗?而真正人工智能领域的观察家、研究者听到“奇点”理论和人们对人工智能科幻未来的描述时,总是哈哈一笑、不以为意。
 
你会让城市美容师给你做美容吗?
 
工作原因,过去几年我接触了人工智能领域全球的几十位权威,比如1987年就在奥利维蒂创立人工智能中心的硅谷精神布道师皮埃罗(Piero Scaruffi)对我说,“奇点”如果真的存在,距离我们还有上千年的距离。
 
去年4月,我曾就“人工智能未来是否会超越人类智能”这个问题专门和KK吃早餐,KK说,机器人智能超越并奴役人类或许还要 ‘百万年’。
 
世界经济论坛人工智能委员会主席贾斯汀·卡塞尔(Justine Cassell)正在带领团队研发社交机器人,她告诉我,光是教会机器弄懂人类皱眉是什么意思她就已经耗时数年,“奇点”真的非常遥远。
 
而加州伯克利大学教授《人工智能——种现代方法》作者斯图尔特·罗素(Stuart Russell)在深圳的骄阳下,边吃黄记煌,边皱眉认为“奇点”理论实在哗众取宠。
 
同一个黄记煌里,诺奖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詹姆斯·莫里斯微笑的说‘机器人很好,也有可能提升我们的效率,但问题是,设计、制造、普及可以代替大部分人工的机器人需要巨大的财力,谁会出这些钱?’。
 
云经济学之父,数字转型大师乔·韦曼说,不要期待一个慈善政府(benevolent government)赡养所有被机器人夺去工作的人,其实这个情况也不大会出现,因为计算科学的蓝屏死机依然没有被解决(Blue Screen of Death )’。
 
没有一个人工智能领域的权威对库兹韦尔先生的“奇点”来临,机器人控制人类持同意观点。反而,大家听到 “库兹韦尔”这个名字,或者会哈哈大笑露出门牙(男)或微微一笑很倾城(女),有种我们听到小沈阳或者赵本山的赶脚。
 
对于我们来说,2045 更是一个蠢不可及的日期,届时距离2049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100年时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近在咫尺,这是中国梦的第二个宏伟目标。现在大家正撸起袖子加油干,然后到了2045突然被告知,不好意思,机器人要控制人类,不禁要大吼一声,“奇点”你贵姓啊?
 
你不会让城市美容师给你做美容,所以也别听库兹韦尔,霍金,盖茨这样的人工智能外行人忽悠你。
 
八戒还是悟空?这是个问题
 
《西游记》里的八戒猪“无能”、在团队里负责撒娇化缘、偷懒撩妹,平时听师傅的,有事儿就去找大师兄。大圣悟空则是上天入地、七十二变、无所不能,即便是唐僧用了紧箍咒也仍然降他不住。八戒不靠谱,但却在唐僧的掌控之下,猴子虽然干活多,但却存在失控的风险。“唐僧为何爱八戒胜过悟空”这个千年未解之谜的答案或许正在于此。
 
所以要想知道“奇点”是不是真的存在,我们首先要辨明:未来机器人到底是听话,力大,能吃能干的八戒,还是有独立思考能力,随时造反,奴役你的悟空?而想要弄清这一点,则需要弄清人工智能到底是什么。
 
人工智能不是去年和阿尔法狗一起诞生的。那是1943年的春天,我党我军在南泥湾织布耕田的同时,心理学家Warren McCulloch和年轻的数学家Walter Pitts合作,提出了人工神经网络模型,被广泛认为是人工智能的元年。
 
第一次人工智能热潮出现在1960年前后,当时人工智能的成就包括:下赢了跳棋,读懂了单词,理清了逻辑等。达特茅斯会议正式确立了人工智能的学科地位。那时有科学家提出了一个让我们觉得耳熟脸红心跳加速的想法,即人工智能能够在20年内做到任何人类能做的事情,于是全世界开始陷入热火朝天的研究,然而这个猜想如我们所知,最后并没有实现(有趣的是,我国也正好在大跃进)。
 
七十三年磨一剑,剑还没有断!近年来,人工智能的重要技术门槛逐步突破,互联网广度、大数据质量和新的算法逐步提升;云平台的大规模计算能力逐步提高;得益于蒙特卡罗算法等突破性算法的发展,计算机似乎可以凭借深度学习独立完成更为复杂的任务。
 
尤其是,2016年,年逾古稀的人工智能杰出代表AlphaGo升级版Master对战一群30,40岁的世界顶级围棋手,取得60连胜。在媒体、投资人以及很会炒作的谷歌公司的运作下,似乎2016年才是人工智能元年。
 
正如70时代的打鸡血、80年代的特异功能、90年代的霹雳舞、新世纪的移动互联网一样,人工智能和奇点理论俨然已成为宗教和风口和“未来最大的产业”这一刻。
 
美国眉梢一动,北京已经满面潮红,后厂村沿10号线南下的码农和金融街沿四号线北上的投资狗们再一次水乳交融,你的手里拿着半个西少爷,我的手里端着小米充电宝,红米和华为的大屏上,几十个的人工智能的融资方案呼啸而过,不觉在在中转站知春路迷失了方向,恍惚间变形金刚、西部世界、黑镜已经在ABCD口等待,下一百个马云马化腾就要在风口出圈。
 
AlphaGo 最多是一条狗
 
纵观人工智能并不长远但起起落落的发展史可以发现,每一次人工智能技术的跃升,机器都会在棋类运动上与人类较劲儿,进而通过机器完胜人类来证明人工智能急速发展的成果,让人类对自身的智能不断产生怀疑。然而,人工智能的研究者为何总喜欢拿棋类开刀,而不去解决衰老、失业、肥胖、疾病、网络安全这些限制人类发展的真正问题?难道因为棋可欺而其他问题不可辱吗?简单讲,各种棋,是有数据(百年棋谱),有算法(马走日,黑围白),只要算力巨大就可以解决的学科,也差不多是人工智能唯一可以被惊为天人的领域。
 
然而真实情况是,AlphaGo在整个信息科学中所占的比例,正如狗在整个动物界所占的比例,大概只占150万分之一。当然,如果我们可以从谷歌是个商业公司,未来想拓展AlphaGo 的商业客户,到土豪之国的工行,农行,商行,链家,我爱我家,京东淘宝来卖软件这个角度去想,就能明白谷歌为啥要花大力气去吹嘘这条狗,而不是其他的狗。
 
清末民初的仁人志士们花了10年时间剪掉了全国的辫子,并把不留辫子作为现代化的标志。但令人叹息的是,一个国家的现代化却并非只有剪辫子这么一件事。同样的道理,世界上也并不只有人工智能这一种科技,影响和改变我们未来的至少还有生物科技、长寿科技、能源科学、纳米技术、和略微滥觞的虚拟现实技术及3D打印技术。
 
正如human2.0概念提出者皮埃罗说,这些科技中的几乎每一种都能带来一场经济变革,乃至社会和生活大变革,而真正的革命正是从这些科技之间的互动、增强以及融合中产生。可惜大多数科学家和研究机构大多专注于其中一种科技的研究,相互独立乃至彼此隔离。世界上很少有机构去尝试将这些科技结合在一起后的效果。所以那些已经提前投资于研究两种或两种以上技术交汇方式和效果的机构将领跑未来之战。
 
《连线》杂志在回顾机器人和人工智能过去几十年间的热点时发现,媒体、资本和计算机专家正是这些混淆独立判断,炒作热点事件的主要推手。对某种技术的推广来说,应用场景和整个产业配套才是关键,人工智能和机器人的春天又双叒叕到来了吗?还是又一个炒作?
 
如果我们用上帝之眼(God’s view),空中鸟瞰的话,其实人类的发展也的确进入一个全新的阶段或版本,可以称之为“人类2.0”时代。正如皮埃罗认为,在这个新的时代,人类历史上几千年来亘古不变的“生、老、病、死”等大问题,已正式被纳入了技术的解决范畴,接下来的新一次科技革命将可能会重新定义人类。今天人类延伸自我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方式就是发展出能够改变生命本身的技术,未来将是有机世界和合成世界的联姻,正如未来一定是人类和机器人的联姻。
 
最后,推荐一本“用理性消除盲目和恐慌”的书给大家,地铁站里虽然喧嚣,但所幸场外总站着冷静的人在思考观察真正重要的事情。《智能的本质——人工智能与机器人领域的64个大问题》是硅谷精神布道师皮埃罗·斯加鲁菲的新作,他以理智的思考告诉我们,在不切实际的“奇点”来临恐慌之外,什么才是我们真正应该关心的领域。
 
皮大爷说,我不害怕智能机器的到来,我只怕它来得不够快。
 
(本文首发钛媒体)
推荐 1